2006年3月13 日 

今天生了病,混沌,脸部浮肿,牙床肿了,热力的内火灼热了神精。一种令人麻痹的痛楚。最近在写东西,忐忑并且不安,我想我是没有勇气的,如此的我,能不能够有一片新的天地。又或者陷入新的囹圄。一直在想,眼睛疲惫不堪,与惶惶的夜幕相伴。至此纪念。 回头看看自己的手,已经很久没有拿起闲置的画笔,我想我们亦是一样不轻松。 七宗罪; 现在忽然想起七宗罪,饕餮之死,淫欲无度。然后最后是无辜的女子纯洁美丽的头颅,她肯不肯合上双眼。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皮特饰演的警探,碧眼的男子,痛失所爱,终于不能所控,暴怒狂躁。那些子弹穿通异教徒的头颅,鲜血之飞扬,触目惊心。却并不能为这画面感到慰藉。年轻桀骜的警员,平凡市井的生活,从此背负的人生不可愈合之伤。
[2009/02/17 01:14] 小文字/格子纸 | TB(0) | CM(0)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yukivscandy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9-1fd1e4e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