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dy.&.Bird 

久未早起,上了一把年纪还总是颠三倒四的过着,乱七八糟的作息,心态苍老。

现在喜欢听慢歌,逐字逐句带着诚意暖人心脾或者随着心脏纹理丝丝切入的文字,演唱者不惶诚意,你我慢慢沉静,那种诚恳地彼此惺惺相惜,好像是我生活里不多见,丢盔弃甲的赤裸一般,只为了让你感动我。

于是有了我跟北京冬天早晨的邂逅,北京总是灰的,闷的,并不朗落,不喜欢这种异样的憋闷,挤公车,陌生人总是带着警戒并且难闻的味道,男人大部分邋遢,女人大部分俗艳,如有默契般的彼此缄默,通常只是看,并不出声,那些味道和眼神令你想要离开。

只听Suicide Is Painless,乐评说,这首歌犹如身在自杀边缘的疑虑和哀愁,我觉得似乎贴切又似乎不尽然,我只是以为有些抑郁,他们说这两个女子的合音是莲花般渐次绽放,这种形容倒是令人感动,与冰冷之处呵出温暖之花,这美丽如此淡定,令公车身旁的嘈杂好像萎顿成弧线蜿蜒的蒸发殆尽了,在耳畔,两个女子呼吸吐纳犹是真切,有那么一瞬间,好像北京阴郁的天瞬间闪亮。

这一日,我在默默奔波。

[2009/02/18 21:31] 小文字/格子纸 | TB(0) | CM(0)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yukivscandy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55-4c77b9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