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0-13 小偷  

这是我第二次看俄国的片子,第一次是十戒系列的,导演是谁已然忘记,然而那阴郁压抑的气氛我记得很深,俄国的孩子美丽而且单薄,在电影里我看到他们苍白的笑靥慢慢夭折的样子。

片名叫小偷,然而我以为它讲述的是一个孩子深切的爱与失去爱的痛,这些令他懦弱又令他坚强,令他有希望心身向上的活下去,也令他唯一的寄托变成柏拉图式的幻想。

关于双亲的爱,关于孩子对父亲深刻的需要。

那个稚气的孩子出场,是一如既往俄国片子嘈杂却压抑的气氛,他是一小束亮光,他琥珀绿色的眸子一场干净,于一场动乱中懵懂澄澈的世界。纷杂的拥挤的火车车厢,没有压下去他清脆的声音,他是那么天真并且美好,拥有甘甜的气息。他的脸是白的,濡软光滑,有着薄的玫瑰色嘴唇。孩子是天使般的,面对着他唯一在身边的母亲,那个看上去疲惫却从容的女子,毫无疑问,母亲也是美丽的,但已经糅杂了乐寂寞和凋谢的意味。

他们玩简单的游戏,相视而笑。直到那个男人的闯入。

看上去有坚硬线条的男人,桀骜的表情,笔挺华丽的军服,他很利落并且具有危险气息的热情。

他们寂寞之中相遇,母亲和男人有了情欲的火花。年轻丰腴的女人,以及高大的单身军官,没有多余的思考,他们在车厢角落热烈的接吻彼此探求。

孩子跟着母亲下了车,他仰望那多出来的叔叔,他在窥视并且充满敌意。

租到了房子,惹祸的男孩,蔓延地板的水,男人名叫托杨,他孔武有力,他对着打架而无助的孩子说,对你的敌人还手。他揍了那蛮不讲理的邻居,让孩子可以骄傲的仰起脸还击对方的大孩子,于是他们有了默契,男人和孩子,有了一点点温情。

那男人看起来倜傥,却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,在一个聚会后的夜晚,席卷了所有邻居的值钱东西,面对发现真相而嚎啕的女人,他说,去火车站,走吧。

尔后,他们走了,坐上火车,手里拎的包袱里全是罪恶的偷窃品,女人开始感到无望。

如此辗转,如此绝望而无奈的跟着男人行窃再离开,直到被发现,在车站的追逐中,男人被捕。这母亲打掉了属于托扬的孩子,得了腹膜炎,安静而迅速的死去。

孩子,叫做桑亚的孩子。在漫天雪地里为母亲的孤坟围上破旧的铁栏。他那玫瑰般的脸颊因为寒冷变得更加红艳。尔后,是一个人的长大,变成了羸弱而倔强的少年。

托杨,竟成了父亲一般的存在。那个远在监狱里的名叫托扬的男人,孩子在天真的倔强的妄想,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找他,带他离开,离开一个人的生活,为此,孩子保存着托杨留下的枪。然而七年的光阴,当这满怀欣喜地少年见到了久违的托杨,已经苍老的托杨,才发现事情不是这样的,那男人已经老去,他已经麻木,他不记得母亲,他没有感情,他变成一种龌龊懦弱令人鄙夷的存在。

桑亚,面对着幻想了七年的“父亲”,终于流下眼泪,这少年开始奔跑逃离,背影如同受惊的鸟。

那小偷,名叫托杨的男人,再一次拎着赃物爬上货物车厢的时候,那孩子,曾经有着琥珀般眸子的孩子,颤抖的举起了枪,让那子弹穿透了托杨的心脏。

只一瞬间,是所有关于爱关于记忆的湮灭。男人甚至没有能回过头,便合上了双眼。

桑亚说,他不能原谅这样的背叛。

这样关于母亲,关于自己的背叛。



有很多个时刻,那孩子鲜艳的笑靥打动了我,如同一束阳光温暖了我。然而更多的,他像一朵皎洁的白色玫瑰,成长令他变成了灰色,他的花瓣一瓣瓣枯萎凋落,剩下的是尖锐的刺,看似羸弱却坚韧的茎。

他在那恶劣的日子中成长,还抱有明媚的笑容,却在一刻中被现实击得粉碎。嘴角抽动无法言语的少年,感受得比切肤之痛更为严重的刺伤。

成长的幻灭令他猝不及防。

关于母亲的死和自己对于父亲的背叛,一切因这男人而起,却也因为他变成的无意义的付出。

叫他如何释然,叫他如何放下手里的枪。
[2009/02/17 00:50] 看电影 | TB(0) | CM(0)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yukivscandy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3-15328b3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