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15日 翌日‘又及‘老照片 





不知道老了是什么样子,但是喜欢把照片做的泅染时光烟尘的样子。过往,儒雅而模糊。是记忆里的时光,垂垂老亦。
文字是好东西,只要写,便可歇斯底里。只要写便有智慧的存在感。若果还是看不透浮华,你我之间,便是孱弱的交集。然而只要是善良的,尽收眼底的便能有包容。不然的话,感情是延绵自体内的东西,硬生生给了去,结局牵强,难过得只有自己。
聪明的眼睛里,自能看见爱和狂妄,看见相知和轻狂,作何选择,亦是明了。不懂得欣赏别人的人才是浅薄的代表,然而事实如是,如何说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未尝不可。
人们的选择,远远旁观,不能稍加言语,不论好心或猜疑,总是私人的事,不能得偿所愿,也不是旁的能遗憾的。
我说什么,只有多看多了解,多用自省的姿态,才是好的。
装傻是一种内敛。表面的气趾高昂,其实惶恐的另一种姿态。因而怯懦的人才会想要表现自己的勇敢,真正的智者,只是愚者的作风。一来二去,看不透的,早已令他微笑。

欣赏自己很正常,然而大家之爱都是一样,彼此交换,才会使“真”延续下来,给与别人相同的,或许能交换到更好的,但最起码,基调要是互相爱护的。朋友不是泛泛而交的,蛰伏在角落里认真观察,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。

想到这些事情,却想起了济公的一句话,虽不是很妥帖,但我一直很喜欢: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这被周先生的表演无厘头过了,但是一样的,他们都很有出世的意味。博人一笑得,可未必是丑角。

哈,离题了,但生活总归是好的,而且我一直有向上的力量,虽然我也一度倦怠。加油了~
[2009/02/17 01:37] about my life | TB(0) | CM(0)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yukivscandy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24-20881cfb